禁毒重点整治工作助推开创禁毒工作新局面

作者 : 人民公安报 来源 : 赵婧夷 时间:2015年12月24日

    1999年,国家禁毒办明确对毒品问题严重地区进行重点整治的基本思路,确定了第一批挂牌整治的重点地区,开始部署各地深入开展禁毒重点整治工作。迄今为止,重点整治工作已进行了16个年头。

    回顾这16年的发展历程,禁毒重点整治工作从提出到推开、从局部到全面、从分散到系统、从探索到规范,既有坚持问题导向立行立改的系列整治动作,又有着眼长远发展标本兼治的体制机制建设。一批又一批被挂牌整治的重点地区从“戴帽”到“摘帽”,社会风气和治安状况出现了好转,毒品犯罪蔓延势头得到了缓解。

    当前毒品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开展长期、艰巨的禁毒斗争仍是常态。可喜的是,近年来,被挂牌整治的重点地区变“戴帽”压力为整治动力,化“摘帽”任务为创优目标,深入开展禁毒整治,取得了良好效果,涌现出一批好的经验和做法。

 

    重点整治 成果显著

    2011年,国家禁毒办召开会议,决定对6个毒品问题严重的县市区实行挂牌整治,对15个县市区进行通报警示。5年间,21个重点地区加紧整治,成果显著。

    多地被抓获的外流贩毒人数逐年减少。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以“两年内摘掉外流毒贩标签、毒情形势出现利好拐点”为目标,持续开展对凉山籍外流贩毒人员的双向排查、打击、清遣与管控工作,层层落实县、乡(镇)、村(组)3级基层组织对全州排查出的3477名外流贩毒高危人员的管控、帮教与转化责任。今年以来,凉山公安机关共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09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375名,外地查获凉山籍外流贩毒人数1397名,取得了破案数同比上升60.96%、抓获数同比上升51.76%、外流贩毒犯罪人数同比下降7.5%的阶段性明显成效。除凉山外,重庆开县、安徽临泉、河南新蔡、新疆伊宁、广西灵山和贵州毕节、正安等地外流贩毒人数也在大幅或持续下降。

    部分地区制毒等突出问题得以缓解。2013年4月,广东省惠东县因制贩氯胺酮问题突出被“戴帽”后,一场“雷霆扫毒”行动疾风骤雨般开展起来。惠东各级部门全力攻坚、全面围剿惠东制贩氯胺酮犯罪。通过2年多的努力,惠东制贩氯胺酮犯罪得到有效遏制,2013年10月至今没有发现现行的制毒窝点。同时,四川成都及周边地区大宗制毒高发势头出现下降;河北张家口2015年以来保持着罂粟“零种植”的良好局面。

    整治地区毒品问题诱发的违法犯罪案件下降。随着禁毒重点整治工作不断深入,一大批跨境跨区域的毒贩被依法严惩,一大批影响大、辐射广、危害深的社会毒瘤被及时铲除,一些地方毒品问题严重的状况得到扭转、毒品问题快速蔓延的势头得到遏制。相关统计显示,2014年,21个整治地区由毒品问题引发的刑事案件总量较2011年下降11.5%,群众对禁毒工作的满意度平均达85%,公众认为吸毒贩毒严重的比例从2010年的13.4%降至8.8%。

 

    常态整治 责任为要

    2014年对我国禁毒工作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分别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题研究禁毒工作;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出台分工方案;国务委员、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郭声琨主持召开全国禁毒工作会议……一系列大动作,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禁毒工作的重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标志着我国禁毒工作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公安部反恐专员刘跃进指出,从16年来的重点整治实践来看,无论是经验还是教训都充分表明,一个地方禁毒工作的好坏,从根本上取决于党委、政府禁毒责任的落实。

    回顾各地重点整治工作,我们看到,四川6位省领导集体深入凉山调研禁毒工作;安徽7位省领导先后到阜阳实地指导整治工作;21个重点地区党政主要领导亲自挂帅、直接主抓,有力发挥了党委、政府的统揽作用。同时,国家禁毒办采取重点约谈、定向通报、实地督导等方式,对党政干部失职失察等行为严格追责。据统计,近年来,因禁毒不力被追究领导责任的超过300人,有力推动了禁毒整治措施的刚性落实。

 

    标本兼治 打防并举

    重拳严打毒品犯罪,是各地公安机关开展禁毒工作常抓不懈的工作重点,是“以打促治”的重要手段和环节。近年来,各地坚持以打开路,结合“扫毒害保平安”“百城禁毒会战”以及“4·14”打击制毒犯罪专案、“5·14”堵源截流专项机制,常态化开展严打整治行动。

    广东以“雷霆扫毒行动”为牵引,持续整治粤东地区制毒问题,摧毁一大批制毒窝点,深挖一批幕后“保护伞”,社会反响强烈;安徽省公安厅抽调50人进驻临泉,与市、县两级捆绑作战,坚持“穷尽侦查手段、查尽涉毒财产”,攻克一批贩毒大案,摧毁毒枭房产并改建为禁毒警示教育基地。

    同时,为杜绝涉毒案件、吸毒人员越打越多的现象,禁毒重点整治工作坚持标本兼治,重在治本。

    贵州省颁布实施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就业安置的地方性规章,毕节市七星关区、纳雍县通过实施“阳光工程”“四位一体”特色工程,累计安置吸毒人员5800余名,并将美沙酮维持治疗延伸到阳光企业,实行免费服用措施。安徽省推进“发展减毒”战略,分别从省委和阜阳市选派19名干部到临泉挂职,推动脱贫和脱毒齐头并进。广西凭祥成立社区帮教队伍,建成“祥和社区”特殊人群帮扶安置基地,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就业机会。广东汕尾先后6次组织117家企业在“三甲”地区举办面向戒毒人员的企业用工招聘会,解决戒毒出所人员就业安置和康复回归问题。

    多地实践证明,只有打防管控并举,将禁毒与发展经济、扶贫治愚、改善民生结合起来,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毒品问题。

 

    社会共治 加强保障

    更好地开展禁毒重点整治工作的前提是各项基础保障工作的落实。在人力投入上,增加禁毒专业力量、充实禁毒办事机构、配备禁毒专干和警务辅助人员,配齐配强基层禁毒力量。目前,21个重点地区禁毒专业警力占总警力6.7%,是全国平均占比的6倍。四川省从凉山州外抽调100名、州内协调100名警力,集中支援凉山毒情严重地区整治工作,禁毒专业队伍达到700人;广东惠州增编禁毒民警148名,惠东县16个镇街均设立禁毒办和戒毒康复服务中心;安徽临泉在各乡镇、街道、社区逐级设立禁毒机构,并高配禁毒办专职副主任。

    在经费保障上,21个重点地区建立足额常态保障机制,仅2014年就投入禁毒专项经费5亿元。安徽临泉、广东陆丰、贵州正安和四川布拖、中江禁毒经费投入占比超过当地年度生产总值的千分之一。

    在基础建设上,广东惠东投入1.8亿元建设戒毒场所;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投入6000余万元建设社区戒毒、阳光工程、教育基地和工读学校“四位一体”的特色工程;新疆伊宁投入6500万元建设强制隔离戒毒、社区戒毒(康复)、安置就业“三所一园区”的戒毒康复中心。

    与此同时,各重点整治地区坚持把宣传教育、社会发动贯穿始终,充分利用民族传统、乡规民俗、宗教信仰,开展形式多样、富有特色的禁毒宣传教育活动,提升群众拒毒、防毒、禁毒意识。

    河南新蔡组织政法干警和党员干部近6000人次深入乡镇、街道开展禁毒宣传,投资1400万元建设禁毒宣传主题公园。贵州正安成立“阳光之星”“阳光妈妈”和自行车志愿骑行等禁毒志愿者宣传队伍23支。广西灵山建立成员单位“联镇进村”禁毒宣传制度,开展农村禁毒宣传攻坚。

    “摘帽”有期、禁毒无期。多年来,禁毒重点整治工作有力推动了多个“毒困”地区开创禁毒工作新局面,在探索中积累了宝贵经验,在实战中创造了非凡业绩。今后,禁毒重点整治工作还将继续向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发展,在人民禁毒战争中发挥更大作用。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