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特警:堰塞湖区最后的撤离者

作者 : 记者 刘志刚 通讯员 董永雷 刘涛 来源 : 人民公安报 时间:2008年06月10日
“要确认淹没区内没有一名群众!”

  6月9日,是唐家山堰塞湖通过导流明渠开始泄洪第三日。

  四川省江油市青莲镇是唐代诗人李白的故乡,也是唐家山堰塞湖三分之一溃坝淹没区,郑州特警在这里配合当地警方日夜把守,在12个执勤点的20名民警主要履行“搜、守、救”三大主要职责,他们睡帐篷、耐高温、忍虫咬,目的就是要让群众撤离到安置区、留在安置区、不返回撤离区,而他们则将成为泄洪时的最后撤离者。

  6月7日凌晨1时许,江油突降大雨,郑州市公安局在四川地震灾区设立的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里依然是灯火通明,这里距唐家山堰塞湖的直线距离为20余公里。

  “唐家山堰塞湖会不会有危险?要让民警再次确认淹没区内没有一名群众!”面色凝重的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广湖、郑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李幼夫等人安排着下一步工作。

  话音刚落,李广湖的手机骤然响起,是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刘金国打来的。当日凌晨0时30分、1时、1时30分,刘金国三次致电,急切询问郑州特警队伍执勤情况和安全问题。随后,李幼夫给郑州特警的12个执勤点打电话,一是提醒他们穿好救生衣,二是让他们加大巡逻密度,与当地民警一起,确保淹没区内没有一名群众。

  据介绍,在江油市的郑州特警,派驻在溃坝淹没区的有20名,两人一组,吃住在执勤点。其余民警在市内协助当地公安机关维持社会治安,担任重要单位的看管任务。目前,郑州特警是惟一进入江油市溃坝淹没区的外地警力。

    

    同一天,继三次致电之后,7日上午刘金国又专门打电话询问民警配备的救生装备情况。7日下午,刘金国亲临郑州特警营地实地查看,并详细询问民警执勤情况和撤离方案。刘金国表示,目前理论上测算的预警和安全撤离时间是充足的,但千万不能只从理论上论证撤离和预警方案,一定不能存在丝毫的麻痹懈怠和侥幸心理,要坚决保证每一名群众和民警的安全。

    6月8日22时许,又降大雨。李广湖当即带领郑州特警支队副支队长雷永乐等人拿着强光手电,对每个执勤点进行逐一查看。李广湖在接受采访时说:“执勤点一切正常,民警们都在和江油市的公安民警一起巡逻,一旦有情况,他们会在确保群众安全的情况下,迅速安全地撤离。”

    “有危险应该由我们民警担着!”

    对青莲镇光荣村村民许世清来说,突如其来的地震让他和乡亲们受到了惊吓,但郑州特警的到来,让他们在惊吓之后有了安全感。

    许世清所在的村庄在唐家山堰塞湖泄洪流域内,当地政府把他和村民们转移到安全地带后,整个村庄成了“无人村”。由于担心家里财产的安全,他们每天都要偷偷地跑到村口,向执勤民警打听村里的情况。

    6月9日,在唐家山堰塞湖下游的法华寺桥上,可以看到盘江河里浊浪翻腾。许世清说,他们对泄洪已有了心理准备,对家里没有转出财产的安全也没有过多的担心。“因为村口都有特警把守,坏人是不敢进去的。只要特警在,我们就有安全感。”

    绵江公路虽然还没有完全封闭,但车辆已经非常稀少,除了集结的部队车辆和偶尔来去的摩托车,最多的就是满面风尘的执勤民警。

    临着绵江公路的青莲镇已是一个空镇,郑州特警李志强、石磊杰骑着摩托车在这个空镇里及周边不停地巡逻,一旦发现有村民出现,就要立即将其劝阻到附近的安全地点。

    “民警同志,我们都在山上呆了这么长时间了,又闷又热,能不能让我回家拿个凉席?反正现在也没有泄洪。”在青莲镇街口,一当地女居民“缠着”李志强和石磊杰说。

    石磊杰笑着说:“大姐,我们得到可靠消息,唐家山堰塞湖泄流槽已开始过水,但是堰塞湖水位还在上涨,危险还没有解除。我们必须采取严格措施控制全溃坝淹没区人员进出。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你现在不能回家,必须返回到安全地带。”这位女居民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李志强说:“大姐,这是规定,你现在暂时不能回家。你告诉我们你家的地点,我们帮你去取。”

    女居民非常感激:“你们就不怕危险?”石磊杰笑着说:“我们是警察,有危险应该由我们担着,你绝对不能去。”

    李志强对记者说:“青莲镇撤离了1.4万多村民,但他们都非常恋家,不少都偷偷地溜回家,我们就不厌其烦一遍一遍地给他们讲道理。虽然我们把守的是一个空镇,但任务却不轻松,需要一遍一遍在里边转,看看有没有偷偷跑回去的村民,同时还要保护灾区群众家庭财产的安全。”

    截至目前,郑州特警共疏散、劝阻、劝返回村群众3709人,帮助群众取东西、接受报警1038次。

    “等险情排除了,我们就可以美美地睡觉了。”

    一顶普通的帐篷,里面有一个装方便面的纸箱,纸箱旁摆着几瓶纯净水,纯净水的旁边铺着两张竹席,这就是郑州特警赵利杰、冯鹏飞的“家”。这个“家”位于与青莲镇一桥之隔的江油市九岭镇大宝村的路旁,也是唐家山堰塞湖溃坝淹没区。

    见到赵利杰和冯鹏飞,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们那张黑红色的脸。赵利杰说:“我们是5月13日第一批赶到四川灾区的公安特警。天晴的时候,太阳特别毒,我们的执勤点也没有可遮阳的地方,太阳照在身上热辣辣的。我们的脸已脱几次皮了,一到晚上就生疼。”说话间,赵利杰挠了一下鼻子,竟挠掉一层皮下来。

    赵利杰介绍说,脚下的绵江公路就是三分之一溃坝水位线。他指指身后的大宝村说,如果泄洪,这里将成为一片汪洋。江油市公安局九岭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说:“郑州特警自6月1日晚进驻这个执勤点以来,一直没有离开过。晴天帐篷里的温度高达40摄氏度,晚上经常有雨,他们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饿了啃包方便面,渴了就喝口纯净水,从不叫苦叫累。”

    村民们都安全转移了,民警最后怎么办?赵利杰和冯鹏飞展示了上级配备的一部海事卫星电话。赵利杰说,一旦溃堤,在通讯中断的情况下,就靠这部电话取得联系,同时,还有一辆面包车供撤离时使用。

    据了解,在青莲镇执勤的李志强、石磊杰则要靠一辆摩托车往山上撤离。据介绍,在郑州特警负责的四个乡镇的每个执勤点都有撤离预案。

    冯鹏飞乐呵呵地说:“等唐家山堰塞湖的险情排除了,我们就可以美美地睡觉了。”

【打印】 【关闭】